麻豆传媒招聘男演员

♂? ,,

,最快更新阴间商人最新章节!

观察了一个小时左右,确认齐老板没什么问题之后,我这才松了口气。

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午餐时间了,齐大嫂给大家叫来了外卖。

吃着吃着,红发女孩忽然问我,那齐老板都不用吃东西的吗?

红发女孩这么一提醒,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确忽略了齐老板的吃饭问题,于是就看着齐大嫂,问齐老板有没有吃过饭?

齐大嫂摇摇头:“没有,从我回来之后,他就一直昏迷不醒,别说吃饭了,连口水都没喝。”

我哑然失笑:“那怎么不早点跟我说?人一天不吃饭还好。一整天不喝水,就不担心他的身体会脱水吗?”

齐大嫂自责的拍了拍脑袋:“哎,都怪我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我现在就去给他喂饭喂水。”

“没用。”我说道:“他现在陷入昏迷之中,就算把他喊醒,估计也没心思吃饭。”

齐大嫂很害怕,连忙问我要怎么办?

我说道:“这样,亡灵不肯给齐老板吃东西喝水,那咱们也断了他的香火。去准备一碗米粥,用三炷香的烟给熏了,其他的交给我来办。”

水嫩娇美长裙气质女神

齐大嫂立即点头,便跑去准备。

我匆忙扒拉了两口饭,然后用海盐将砚台给掩埋了起来。

亡灵的活动也是需要能量的,而它们获取能量的方式,和人截然不同。人是通过食物获取能量,而亡灵却是通过阴气来获取能量。

像这样附着在阴物上的亡灵,本身是没办法自己获取阴气的,往往是通过阴物来获取阴气。

我用海盐把阴物给埋起来,其实就相当于断了阴物的阴气来源,亡灵吃不到阴气,自然会‘饿’。

到时候我再用另一种蕴含阴气的食物来诱惑亡灵,亡灵想要获取阴气,自然需要吃掉食物。也能给齐老板补充补充体力。

很快,我便准备妥当了,将砚台用海盐给埋好。

刚做完,就听见众女的尖叫声:“天啊,醒了醒了,张哥快看啊。”

我连忙朝房间里望去。

齐老板果然从床上半坐了起来,双目上翻,眼圈红彤彤的,舌头半吐着,面目狰狞,满是冷汗,咬牙切齿的看着我。那模样,竟和上吊自杀的人差不多。

我倒吸一口凉气,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来,阴气不单单是他们的能量来源,同时也是维持他们生存必须的东西,就跟人离不开氧一样。

我断绝了他的阴气来源,就相当于断绝了他的氧气供应,他不发怒才怪呢。

我的心顿时咯噔跳了一下,眼看着齐老板一步三摇,伸出双手要掐我的脖子,我大惊失色,一边跑一边怒吼:“都给我出去,齐大嫂,米饭煮好了没有?”

“好了好了。”齐大嫂立即说道。

“妈的,好了就拿进来啊。”我愤怒的骂了一句。

很快,齐大嫂便端着一个碗进来了,碗里是稀饭,上面漂着一层香灰,我知道这是被香烟给熏过。

此刻齐老板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,齐大嫂吓坏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我。

我狠狠白了她一眼:“赶紧把碗放下,出去。”

齐大嫂放下碗筷便匆匆忙忙跑出去了。

齐老板看见那碗粥,察觉到了其中的阴气,当即便匆忙跑上去,端起米粥一饮而尽。

我松了口气,总算没事了。

齐老板吃完粥之后,又扭头愤怒的看着我。

我二话不说,当即便跑上去将砚台从海盐之中给掏了出来。

砚台暴露出来,对方自然恢复了正常的阴气吸收,也就不再追着我打了,毕竟大白天的他也不方便行动。

我松了口气,把几个女孩儿叫了进来,帮我把齐老板给重新抬到了床上。

经历刚才那短暂的惊魂一幕,几个女孩儿都激动不已,围着我问刚才是不是那只鬼生气了,想要攻击人?

这不废话吗?齐老板鬼上身的症状那么明显!

一听说真的是鬼上身,几个女孩儿更激动了,说比闯鬼屋刺激多了。

我好一阵无语。

吃过了晚饭之后,我就让她们开始准备。

几个女孩儿将事先准备好的古装都给穿了起来。

她们穿的都是很薄的丝纱衣服,凶器呼之欲出,透过丝纱都能看得见雪白的皮肤,好不美妙。

这几个女孩儿原本就漂亮,身材没得说,穿上这身古装,更是妙不可言,我和李麻子都看傻了,连齐大嫂这个女人都啧啧称赞。

在电视上看古装美女,和如此真实的看美女,那种感觉是完不一样的……

没想到几个女孩儿竟还给我准备了一套衣服,好似一文人墨客的长衫。

我自然没穿,因为我知道穿上之后代表着什么,免不了要加入她们今晚的戏里,被她们调戏。我是真的受不了那种被诱惑而又必须憋着的感觉了。

几个女孩儿活力十足,青春四射,我和李麻子提了一壶小酒,坐在窗口静静的观赏起来。

齐大嫂这么风韵的女人,在她们面前也表现的极其自卑,不断的叹气。

我问她叹什么气?

齐大嫂摇头苦笑:“如果不嫁给齐老板的话,现在我应该和她们一样,享受这大好年华的吧!唉,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个机会,我一定不会选择老齐。”

我笑着宽慰齐大嫂道:“这么想就错了,以为她们的日子就好过?每日为生计奔波,经常没戏拍,还要抵抗各种潜规则,稍不留意就可能深陷其中,她们也有她们的苦衷。”

齐大嫂再次叹口气,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我的劝。

几个女孩在院落里嬉戏玩闹,清凉月色洒下来,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,让这夜色更性感了。娇美的笑声,轻盈的步伐,这情景是如此的美妙,让人不忍心打扰。

这让我忽然想起一句古诗词来: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牛郎织女星。”

此情此景,和那首古诗语境又是何等的相似?

就在我们静静欣赏这美妙情景的时候,齐老板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动静。我立即扭头望去,发现齐老板已经从床上爬起来了。

齐老板的眼圈更深了,头发乱糟糟的,踮着脚尖,从卧室里走出,径直走向了浴室。

几个嬉戏玩闹的女孩当即也注意到了齐老板,齐刷刷沉默了下来,一言不发,仔细的盯着古怪的齐老板。

齐老板对我们视而不见,径直走进浴室之中,同昨日一样,穿着衣服就开始洗澡。

我的目光无意中落在几个女孩为我准备的那身古装上,灵机一动,当即便捡起那件古装,丢到了浴室之中。

那亡灵应该还是喜欢古装的吧?

果不其然,齐老板看见古装的时候,神情一阵激动,匆匆忙忙的将那套古装给抓在手中,细细抚摸起来。

而后,他便将古装穿在了身上,在镜子前仔细打量了几眼,满意的颔首笑笑。

我哑然笑笑,心道这家伙还挺自的嘛。

我让几个女孩站在我身边,希望能有个女孩让亡灵怦然心动,然后把酒言欢,说出他的故事。

几个女孩肌肤白嫩,容貌姣好,放在古代,那应该比皇室公主还要妩媚动人吧?

不过齐老板却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,一眼都懒得多看,继续跑回房间,写写画画起来。

同昨日一样,齐老板捶胸顿足,喷出了一滴心尖血。今日的心尖血有些黯然失色,应该是因齐老板身体太虚的原因吧。

然后是研磨,作诗,作画,之后静静的欣赏,对画中女子愈发的不满意,撕毁,重新画。

几个女孩儿的兴趣逐渐的减弱,不由得埋怨起来:“张哥,这一点不吓人啊。”

“是啊张哥,赶紧开坛做法,跟那鬼打一架吧,让我们也涨涨见识。”

“这算哪门子鬼啊,简直就是给鬼丢人。”

我被几个女孩给说的瞠目结舌,尼玛,以为跟电视上一样,开坛做法扔符亮剑就能把亡灵给除了?

我不由得感慨起来,几个女孩未免太年轻,思想太天马行空。

见我没采取任何行动,几个女孩立即问我怎么了?别说没办法收拾那鬼啊。

我只好沉下心来,跟她们耐心说起我的计划,让她们套出鬼的心事。

红发女孩笑道:“早说啊,不就是勾搭一只鬼吗?简单。”

我纳闷儿的看着她:“就不害怕?”

“这有什么好害怕的?这只鬼是不是男人?只要是男人,别管是不是人,都逃不过姑奶奶的蛊惑大法。”

说完,红发女孩便准备凑到齐老板身边去。

这可着实把我给吓坏了,真他娘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别看齐老板这会儿人畜无害,不过若是红发女孩主动撩他,肯定会激怒他的。说白了就是性骚扰啊,到时候红发女孩儿肯定不会有好下场。

我只好拦住红发女孩,警告她千万不能贸然接近对方。

红发女孩儿有点不乐意了,说不靠近他,还怎么撩他?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Comments are disabled